2009年5月17日

學運世代 (1)

一個人能做多少事,做什麼樣的事,間接決定他人生的高度與廣度.這個標準同時可以放在企業體上.【問。學堂】是誠品信義店首次自策活動,首波的企劃主題就是"學運"."...企劃同事說是因緣際會下跟張鐵志聊起這個主題,沒想到第一場他竟請來王丹,真是個不得了的開始啊..."在這裡看見緣由.近年大概由於創意市集興起,再加上網路上的網誌與微網誌串連效應,自創品牌及獨立樂隊各自找到網路舞台及實體空間.年輕人需要出口,老化的市場及企業需要新血,間接觸發市場上到處都有策展活動.當然其間很多是扮演企業化妝師的角色,在此便跳過不論.

張鐵志(接下來我暫以"鐵兄"稱之)自從出版"聲音與憤怒"一書,在台灣藝文界引起一陣不小波動.回到台灣後近年在藝文界,音樂界,人權問題及多種活動場合都相當活躍.如果對這些領域都有興趣的朋友幾乎每個星期都能見到他的身影.

贅言不述,直接言歸正傳.因為已經有人寫出當晚記錄:"113》今晚,王丹在我面前。",我想我也趁記憶猶新留一些記錄.當晚對談很精彩,當我意識到可以做筆記的同時,我才開始後悔沒有帶錄音裝備.我原來是帶著輕鬆的心情前來,想在誠品渡過一個愉快的夏夜而已,沒想到對談有如此豐富的激盪.如果有人將錄影放上網路,再一併轉貼過來.

抵逹現場時,鐵兄已經在做引言.接下來就是王丹陳述當年八九六四的活動來由,經過,幾個階段的演變等等.王丹畢竟是六四民運當事人,在中國海外流放二十年的學運人士.從他輕鬆幽默的言談裡,我難以想像那樣血色的鎮壓事件是如何奪走一個二十歲少年的青春.鐵兄在活動裡有提到"天安門母親"這個組織,他們是一群要求平反六四學運的母親.他們的孩子當年死於六四,光陰荏苒二十年,許多天安門母親來不及等到六四平反已經過世了.這也讓我想起許久以前看過的一部電影"再見列寧",歷史的轉變考驗人性的瘋狂,我們等著歷史還給所有受難人一個公道.

當晚對談是八點開始,大約進行到九點就開放現場民眾提問,結果問到欲罷不能,鐵兄極力掌握結束時間,最後大約比原定時間九點半又多出十來分左右.倒是後來大家圍著兩位座談人聊天拍照簽名,整個活動大約到九點五十分才正式解散走人.

:其實當年的六四活動起初只是很單純的學生運動,沒有想到後來會演變成全國性的民主運動...後來再論述這個事件,我認為六四學運有三點意義:1,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次的大規模民主運動.2,這個學運培養出不少民主人才及菁英.3,政治文化面的影響.由於中共的武力鎮壓,九0年代變成了一個政治盲目的年代.六四學運之後,人民對於政府失去信任,紛紛轉入經濟,文化等其他領域.八九六四不僅是中國事件,也演變成一次國際事件.當時全世界的媒體幾乎是全面性的報導六四學運.可以說是間接使得冷戰結束.因為中國威權政府的暴力鎮壓使得他們在國際間形成孤立局面,這令當時蘇聯等共產國家發現威權專政是不被人民潮流接受的.

六四學運在519前只是單純的學生運動,之後才演變成全國性的民主運動.六四學運分成好幾階段,一開始原本學生已經是和平解散,各自回家,後來的導火線是426的社論,那篇社論引起學生不滿,包括趙紫陽等人都不認同那篇社論,才造成學生再次集結走上街頭.當時已經不只是北京,中國各地都已經串聯起來.那時候也不只是學生,還有很多教授,民眾加入.我們一開始只有三百人,後來一路走變成三千人,很多人是一路上加入...那時候的北京街頭到處都是群眾,到處都是人,許多民眾直接在路上紮營不讓軍隊進入...(略).

台灣應該要關注中國的民主發展,因為台灣的民主自由和中國的民主進程是息息相關的.

:六四這件事在中國是被壓抑的,有點類似於我們的二二八.都是一種禁忌與壓抑.不可言說,十分敏感的.很多中國朋友談起都只是說那次"活動"或"風波"之類的,完全不敢提"六四"兩個字.但是還是有人在默默紀念這件事.例如某個朋友,好像是廣州人吧,他紀念的方式就是每年的六月四日那天,他一個人靜靜地從北大步行到天安門廣場.中國的人權問題到現在還是很嚴重,之前的胡佳事件及艾未未事件都是這樣.

2 則留言:

iron 提到...

你真是認真作筆記啊
謝謝喔

yann 提到...

再認真也比不上從你們的對談得到的觸發:P

social network 社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