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7日

學運世代 (終)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BOB DYLAN - Blowing in the wind (Madison Square Garden NY 1971)



幾篇文字記錄大致如前.

座談中也有幽默的時刻.例如有人提問說:我想感性一點,請問王丹現在過得好嗎?現場也是一陣笑聲.包括他自己回答起來也是帶著微笑.這是生命中難以承受之輕.我想王丹也許已經超脫了這一切.面對生命裡的荒謬及苦難,除了超脫你還有別的法子嗎?

其實我無從想像這樣壓縮的生命歷程中,能夠如此輕鬆面對的背後是什麼?當一個海外流亡人士只能在海的彼端,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某間咖啡館,某間酒館,聽著各種不同的語言,各種不同膚色的人與他交談,詢問他的近況...這樣的感覺是什麼?他可以和自幼家鄉結識的玩伴與同學朋友們透過網路聯絡,看見故鄉的新聞,但是他就是無法踏上自己的土地,那樣的心情是什麼?

生活就是這樣,無論多麼艱難的困境,你只能微笑面對它.在生命的苦難沈澱之後,只能以微笑面對所有的瘋狂與荒謬.鐵兄在座談中一度唱起:矇上眼睛,就以為聽不到...座談結束時也有人開玩笑說是不是請王丹唱一次"沒有菸抽的日子"...音樂有時確實是生活的一劑解藥.如果她能幫助我們遺忘一絲絲的憂傷的話.

六四之後,所有黑名單的學運人士各自遭逢不同的下場,展開不同的流離人生.王丹大概天性裡有文藝青年的因子,台灣出版了好幾本他的詩文集.從這些文字裡我們看到他敏感而細緻的一面.那晚我也帶著書去請他簽名.原以為是冷清的座談不料卻座無虛席.我等到最後最後人比較少了,才拿書過去給他簽.我前面那位女生拿的是誠品的講堂明信片.我拿出那本03年出版的書給王丹的時候,他的眼神有些訝異.這是我第一次和當年那個學生領袖如此接近...

八九年的六四學運,那年我正逢高中聯考.只記得講堂上老師再三叮囑,晚上廣場上有學生靜坐,大家要靜下心來讀書,準備聯考,不要被干擾.我對六四的記憶就是王丹,柴玲,吾爾開希等人的身影.那時的我對於"學運"兩字的概念及其背後的意義毫無所知,更不明白就在那些響著歌聲,點著蠟燭的晚上,中國的天安門前發生了多麼重大而足以撼動歷史的事件.

歷史過去了,歷史不能回頭.很多事情發生的當下我們不知輕重,但事過境遷之後,我們又學到了什麼?中國即便到今天都還四處發生著死因不明的冤獄及冤案,而台灣今天的民主價值又在哪裡?

有的人消極看待一切,換不同的位置面對這個世界.你可以選擇像bob dylan的態度,他唱道: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你也可以選擇像王丹這樣堅持做反對派,繼續以知識份子實踐理想的苦行僧方式四處演講,即便只影響一個人的態度.又或者像鐵志這樣熱血地參與各種人權活動,安排演講及講座等的投入實戰方式.

你的態度是什麼呢?

2 則留言:

Ring 提到...

Hi!
在我那兒看見你的留言,很開心!連過來看到這麼鉅細靡遺的文字記錄更感動...

好像喚起了很多過去的記憶,不管是那天晚上或是你的blog:)

yann 提到...

謝謝你的拜訪及閱讀,
好的活動需要參與,
更需要被記錄與流傳.
希望同學們的錄影早日上傳,
其實當晚的精彩記錄,
我覺得甚至可以放入誠品學the reader裡面.

social network 社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