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4日

有點悲傷卻也有點快樂

新居

1>

邁入一月份沒幾天,我便和週遭所有熟與不熟的朋友,都發了一封信.
在信的最末,我提到一部電影.
在信裡我是這樣寫的:

忘記是哪一個晚上,
坐在客廳一個人連續看了好幾檔電影,
香草天空其實看了好幾次,
裡頭的天空老是淡紫摻著金光非常漂亮.
但看到後來發現原來是因為男主角的母親喜歡莫內的畫.
所以男主角在潛意識裡的世界裡才會有那樣紫金的天空,
這個潛意識的設定讓我大哭一場.

信末我寫著,我希望早日尋到我的vanilla sky.

2>

新居最樂一事當屬裝潢。
由於坪數小,我將小角落做為臨時梳妝處。

我們這塊小社區分為大樓及小別墅兩塊.記得有一天清晨在矇矓晨光裡醒來,我撥開窗簾往外看,每棟小別墅前都有一盞小小的立燈.那時大約是凌晨四五點,整片天空及空間都是藍色的,呼吸及空氣都是冰涼的,只有小小的立燈在靛藍色的空氣裡散發著微光,真是太美了,美得像是從國外寄來的明信片上才有的風景.

我家對面的小別墅其實就是一般傳統式的三層樓的透天厝.想在台北市擁有這樣一棟三層樓的透天厝,除非你有足夠的財力可以在郊外購屋,不然就是你出身豪門可以坐擁黃金地段的豪宅,否則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但是只要一踏出台北市,一個人的基本生存權,居住權彷彿立刻就能得到改善.在台北縣(但僅限於開發較晚的台北縣),地彷彿多到不要錢一樣,到處都是蓋不完的豪宅建案.

自從遷居位於北縣的新居後,我的活動範圍也跟著從市中心轉移到台北市之外.我想這個社會不僅有跨越濁水溪的問題,能不能踏出台北市可能都是問題了.像我這種從小在台北市長大的小孩,求學求職都在台北市,要不是買不起市區的房子,可能到現在都還離不開台北市.我真的相信有人去過紐約巴黎卻沒有去過台中或高雄.我幾乎就是這樣子.

一個人的生活環境對於他的思考方式,心靈活動,視野及想法都會有很大的影響.甚至就作家寫作而言都會有截然不同的後果.這點很久以前在部落格寫過,也就不再多提.日前在大愛電視台看到李文瑗及殷正洋這對夫妻主持一個節目,當集的來賓是蔣勳.蔣勳的博學多聞我也不再多述,他也是許多人心中的偶像.我偶然看完一集他的節目便覺獲益良多,如果曾經當過他的學生那不知是多幸福的事.

那集他分析的畫作是夏珪溪山清遠,從南宋的山水繪畫美學,分析到空間,建築等人文層面.因為分析得太精彩,我忍不住衝回我房間拿出紙筆做筆記,有空寫到部落格上與大家分享.

3>

王菲有一首歌叫新房客.她那張專輯裡我特別喜歡前五首,新房客便是其中一首.不過每回到KTV點唱這首歌都會有冷場的效果.就像我愛唱她的浮噪裡的墮落一樣.特別喜歡新房客這三個字.感覺就像是隨時在旅行或在住新房子一樣.有點悲傷卻也有點快樂.

1 則留言:

reddust63's pad 提到...

from 雷朵:

啊,你搬家了.......
上週碰巧走到你舊家附近,還在想或許你在那裡呢...
不過搬家無論如何也是個新的開始,尤其裝潢時有種打破一切重頭再來的快感,相信你已經享受了

我在番薯藤的國界外部落也計畫要搬家,但是一切要搬得有道理,也就是應該要花心力去常常更新才對。我想那不會是在最近。

祝 喬遷愉快!

social network 社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