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2日

命運的巨輪開始轉動了...

經過近日來連番的惡質選舉文化洗禮,大選終於結束了,耶!!

之前我家裡上至父母旁至兄弟姊妹,我們一致覺得選舉愈早落幕愈好.我相信大家都有這種感覺吧.因為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屬意的候選人,不管選戰提早一個月,兩個月或三個月開打,對大部份基本盤的群眾來說都是沒有用的(而所謂"中間"真的很多嗎),只是浪費國家資源和社會成本而已.反正要選誰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選民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每個候選人都是在我們每個選民的眼皮底下一路走過來的,他們每個人的政績都歷歷在目.你可以說人人各有偏見各有喜好,這都不是打幾個月就能改變的.我們不會因為誰落選就對他失望,也不因為誰當選就特別開心.因為不管誰當選,我們老百姓一樣要工作要生活,也不會因為誰當選就加薪或全體放大假對吧?

據說人民對選舉的冷感度和民主度是成正比的.也就是說在愈民主的國家裡,人民愈不在乎選舉這種事情.我們只是選個人出來幫大家做事.但是目前在我們這個寶島台灣上熱烈無比的選情,我還是覺得很有意思.看到每個人為了自己的支持對象走上街頭那種憤慨,那種激情,真的很感動.不管是支持藍或綠,我在路上看到有人對我比1號我很開心,比2號我也很開心.因為在他們臉上,我讀到一種夢想,對於未來的夢想.當然之後的事實,也是我們每個人要承擔的部份,這也就是所謂的民主化過程,我們就是在這樣的選舉裡一次又一次學到教訓.

其實比起黨派,我更相信的是超越黨派的人性.有太多太多的東西是超越黨派的.所以我寧可選人不選黨.當然目前在台灣好像一切仍然是"意識型態"當道.

*****

每當生活裡發生一些可預期或不可預期的轉變,我心裡就會響起這樣一句話.就像電影裡的旁白那樣:...命運的巨輪開始轉動了...(這是改寫自八0年代日本當紅少女漫畫"尼羅河女兒"的一句旁白.每當有人觸犯到古埃及的帝王墓,就會出現一句話,好像是什麼"觸動古老的禁忌...."之類的...)

上個星期同一天裡接到兩通電話.其中一間公司,其實從來不在我的覓職欄位裡,因為不是很認同他的風格.但是現實生活要過嘛,所以走投無路只好亂槍打鳥.去談了一下,也是很有趣的經驗.他們的公司很大卻很陰暗,奇異的是會議室的牆上掛了兩隻大老虎的畫作,地上竟然還放了兩隻大老虎的玩偶!!!(知情者請勿洩露)好詭異突梯的景象,太奇異了!!我唯一能猜到的原因就是風水問題.但有鑑於這間公司很可能是我未來落腳處所以態度還是得慎重點.

看見他們的大老闆心裡竟然覺得很憐憫.他的年紀好大,看起來精神非常差.我一直以為公司現在應該是交棒給第二代,沒想到他親自出來管事...和他談話的過程裡...實在讓我好幾次都忍不住想散發出母性(或是女性?)的光輝,問老闆說:老闆你是不是很累?為什麼不交給第二代來接棒?

反正談到最後還是不了了之.當我已不抱任何希望時,某天對方又打了電話來.本來是談好說寫寫特稿,既然如此,我就寫了兩個案子給他們,看看他們覺得是否可行.寫完兩個案子自己覺得很開心,因為我那冥頑不靈的理想性格又發作了!!我寫了兩個和他們完全不同屬性的案子!!不過沒關係,我有註明會再和他們商討路線和方向.其中一個案子是電影類.最近有個活動有幾部電影和幾個導演,我覺得非常可以做.但如果公司覺得不用做那就不用做了!!!反正一路走來我習慣了!!!因為公司是出錢的人,公司是老大!如果個人可以動用公司的力量去圓自己的夢也太賺到了!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我做的是比較理想化的東西,但若公司接受了,做出來也能提昇公司的形象.另一個案子就暫時保留一下.

**********

然後週末和部落格認識的E出去碰面談事情.和E經由部落格認識是這幾年的事,我們之間原有幾次機會可以碰面卻都未能成行.E介紹我一個案子,帶我和另一位前輩碰面.另一位前輩是上一代的歌手(以七年級生的眼光來說),但是為人非常客氣.大家聊了一下.不過這次會面最有意思的還是和E的部份.畢竟我和E的交流互動比較多.那天和E聊的時間其實不長,但是也分享了一些事情.挺有意思.我喜歡她出門都會帶筆記本和筆的習慣(我們也聊到使用"筆"這件事,不好的筆可以中斷所有的靈感),她帶來一本頗藝術風味的筆記本.我以前也常用各式各樣的筆記本,但後來網路/電腦時代來臨後我就少用了.有事情會直接記在手機裡(我還沒有進化到使用別類3C產品).其實想想電腦時代很令人感傷.就像我的電腦近日一直處於中毒狀態,所有文字都得備份.偏偏我不擅整理.硬碟裡還留著好幾年的文字與照片,音樂...有的備了有的沒備.

update:3/23:發文沒多久發現很多人點進這篇,歹勢捏...在敏感時刻用敏感標題,結果大多是我個人雜事.

2 則留言:

雷朵 提到...

呵,看到「命運之輪」時我倒沒想歪,冥冥中認定你和我一樣屬選舉冷感族群,果沒錯。

說到部落客見面,我們真的要等宮女白頭了才會相見嗎?呵。

yann 提到...

說實話當然還是有自己的對象.
人找不到認同似乎就沒有安全感.
但我還有個毛病就是"永遠的反對黨".
有人在我面前質疑藍,我就質疑綠.
有人在我面前質疑綠,我又想質疑藍.
基本上我相信的是真理與正義,
可笑的是這兩者沾上政治就變得很詭異.
而我最欣賞也最心疼的,
是那些為了自己的理念燃燒熱情與青春的人,
不管他們的理念為何...
所以我欣賞的人自然也能跨越藍綠,
討厭的人也是跨越藍綠.
但在政治狂熱份子面前,
談什麼都是敏感.
曾有一次在別人版上稍稍發表一點感想,
立刻被冷顏以對.
政治是多麼可怕的東西.
從此我也不再輕易和任何人討論這類問題.

想見面隨時可以約啊,
尤其我們之間還少了那種孤男寡女間曖昧的包袱...哈哈!!

social network 社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