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2日

要命的總經理

真是很要命!

其實"總經理"三個字不過是個化身,是個代名詞.這個代名詞投射而出的是我自身的理想,我的實踐和其他一些部份.

我在很久以前就明白,我對某種類型的人缺乏抵抗力.這類型的人我大概知道幾種特質,就是:具理想性,具熱情,虛懷若谷,有禮貌.前兩項通常是有天份又有才情的人具備的特質;後兩項則是後天培養出來的人格特質.如果先天後天都具備,怎麼不要命!!

進入社會工作後,我只有幾次遇上這種人的機會.多半有點才的人會恃才傲物所以個性很討厭.這是無法同時具備上述幾項條件的原因.所以遇上那種有天份講起話來又有理想有熱情,個性又那麼明理有禮貌謙虛得要命,怎不教人兩眼冒星星!!

之前每天在部落格要死要活哀哀叫,其實講得很抽象是人生遇到大關卡,因為那牽扯到自我理想/實踐等很深層的部份.但是講白一點也不過就是工作遇上了問題.而這一切的掙扎就是來自於要命的總經理(還有一個美麗知性的特助),否則我不會那麼掙扎.遇上糞坑就跳過去,我是一秒鐘也不會多待的.

剛進公司時很開心的在部落裡放鞭炮大聲嚷嚷著提案都被總經理通過.但經過這段時間的實際面操作每個案子都卡住了,各有各個狀況,再加上公司內部一些組織運作及矛盾我真的很爆炸!朋友O說我太理想化了啦,我承認這部份.人如果沒有理想那還有什麼值得去做?依照前世今生的說法我想我前幾輩子一定是財大氣粗的富員外,害死一些清貧的讀書人吧,否則為什麼那麼無法抵抗理想性格!!老天爺懲罰我這輩子遇到藝術家們就投降得五體投地!!

我和朋友W說我的工作無法完成我的理想,他說但至少我可以完成別人的理想.其實這也是我堅持至今唯一的理由(唯二的理由就是總經理).如果一件事只有恨而沒有愛怎會如此痛苦掙扎.純粹的愛與恨都很好解決,就是愛恨交雜才讓人夜裡難眠.我身上已經揹負了一些人的夢想,我當然想完成他們的夢.但是如果大環境不允許我去做,我也只好放手.之前的痛苦陣痛已經過去了.要命的總經理果然很要命,因為他很相信我!與其說是相信我,不如說是我們相信同一種價值與默契.而且對於總經理及特助我都有種知遇及識得的感情,這也是我痛苦掙扎的原因.

另外,我的工作內容偏向在研究/開發等部份.本身已經具有相當大的資訊恐慌症,現在再加上工作上的需要,我每天都在不停更新/瀏覽/吸收/整理分分秒秒的資料庫,整個人每天都呈現在大爆炸的狀態!!我怎麼可以把自己搞到這麼爆炸!!我現在每天按星星的網頁已經超過我的標籤了,按到標籤全都語無倫次的同時,還要在面對同儕時佯裝若無其事,要命啊!!這樣還不染上燥鬱症!!

所以,和我不同默契與價值觀的人,我不會多花時間在你們身上的.如果太陽不能照著我,我就在祂的背後乘個涼吧.我相信我是往對的方向走去,這便行了.為一種理想前進的人就像養著玫瑰花的小王子,在他心裡那朵玫瑰就是獨一無二的那就夠了.我呵護我自己的玫瑰的幸福我自己明白,刮風下雨我也不怕的.那些和我走在不同路上的人一定不懂我的傻笑是為什麼,那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找到自己的玫瑰花吧.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5 則留言:

雷朵 提到...

入社會這麼久,工作還能有理想性,是很難能可貴的。

這可能是那些小人最嫉妒且無法理解的地方。

violet 提到...

哎..所以也吃了不少苦頭哇...

我永遠不懂小人的心理,當然是也有點"不屑"去懂.我對於好伙伴的情感多半是"仰慕"或"共感",所以很不能理解"嫉妒"甚至"仇恨"這種情緒的原因.

我某種程度實在太陽光了點.

三郎 提到...

這篇文章實在有趣
所以
要你命的不是現實嚴苛的考驗
而是你本身個性中浪漫的一面囉?

neon violet 提到...

這篇幾次貼上又撤下,
部落的分寸實在很難拿捏..

三郎好像講到重點,
我似乎確實是一直在和自己奮戰:)

"浪漫"這件事到後來會變成"不切實際",
所以我有時雖然討厭這部份,卻也無法放棄:)
生活好像就是在這樣的掙扎裡渡過.
其實也可以不要這麼苦,
但我偏偏又愛自找苦吃,
所以其實也怪不得誰:)

匿名 提到...

你誤解朋友O了,他只是希望你能在無虞的經濟下完成夢想,或是能再硬梆梆的體制裡殺出一條兩全其美的夢想血路..

social network 社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