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2日

[diary] 喊話

 今日看電視新聞,看到一段妙語:「施明德是一個非常多愁善感的好男子漢,應該跟大家一起並肩作戰,不要再出去曬太陽了。 」-呂秀蓮副總統。

 將之置於一旁sidebar,將原有的話取下:「我們之所以熱衷談論Che Guevara是因為怯弱,而不是勇敢;我們之所以談論Jack Kerouac是因為我們更喜歡賴在床上,而不是在路上。」-張曉舟。

 2006/08/14更新:

 再取下,改放鄭愁予的詩作。昨天在家裡翻起就想放這首,文字部份須再與洪範版做校正。洪範版內詩後有附註解釋詩名之意。

努努嘎里臺——南湖大山輯之六

風翻著髮,如黑色的篝火
而我,被堆得太高了
燃燒的頭顱上,有炙黃的山月

裊裊的鄉思焚為青煙
是酒浸過的,許是又香又衝的
星星聞了,便搖搖欲落

風停,月沒,火花溶入飛霜
而飛霜潤了草木
草木亦如我,那時,我的遺骸就會這麼想

 置於banner上之原有句子也取下:
 人們的沮喪通常是因為無法做自己。
 一個人最深沉的失落則是選擇成為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
 --丹麥.齊克果

1 則留言:

雷朵 提到...

張曉舟這句話真是深得我心,許多迷切的人,不過是想把他俊俏面孔作成桌布與T恤罷了...

social network 社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